律师介绍

张莉萍 张莉萍律师执业于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任盈科律师事务所企业法律风险管理部 副秘书长职务。张莉萍律师处理民商事案件中疑难复杂的合同纠纷,公司法务,股权纠纷,劳动争议,证券虚假陈述,家族财富传承等有着深入研究和丰富...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张莉萍律师

手机号码:13611115036

邮箱地址:13611115036@163.com

执业证号:11101201511749354

执业律所: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76号大成国际中心C座6层

最新资讯

xx钢构三百亿大单注水70%?

344亿元大单是真还是假?这是xx钢构(600477.SH.以下简称xx)在发布重大利好、经历10个涨停板后突遭停牌,给市场留下的巨大困惑。

3月13日,名不见经传的上市公司——xx发布“惊人”公告,宣称它与中国国际基金公司(以下简称中基公司)签署了和非洲国家安哥拉的一个总金额高达344亿元的超级大单。围绕这个“惊人”公告,更多“意外”接踵而至。

2月12日xx股价提前爆发;

2月14日至3月18日,xx连拉10个涨停,股价从4元迅猛蹿至10.75元;很快,3月19日“因重要事项未公告”的临时停牌公告又让投资者惊呼陷入庄股陷阱。

记者奔赴xx,试图揭开这一天价大单之谜。

超级大单的超级水分

3月22日,大雾笼罩杭州。

在记者通往xx总部的路上,“的哥”周国华一个劲庆幸自己没有卷入其中。“这个股票我从4元就开始在关注,眼看它涨破了10元,还是没敢买”。周国华说,浙商的特性在于多干少说,而xx的这个项目还没有动作消息就满天飞,这不是浙商做事的风格。

到达xx总部所在地杭州市国际瑞丰大厦7楼后,记者发现,灯光黯淡的xx总部异常冷清,很少有人走动。

“这笔单子是真的!”几番努力后才肯出来与记者见面的xx证券事务代表罗高峰脱口而出,“这些天很多人都在质疑,但我告诉你,合同绝对是真的!”

罗高峰回忆,xx与中基公司在春节前就已达成了这个344亿元的合同协议。随后,公司作为卖方及承包方与买方及发包方中基公司签订了《安哥拉共和国-安哥拉安居家园建设工程-产品销售合同》、《安哥拉共和国-安哥拉安居家园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产品销售合同总价计人民币248.26亿元,施工合同总价计人民币95.75亿元,合同总额达到344亿元。

但知情人士却对记者透露,这一高达300多亿元的项目中掺有惊人水分。xx公开披露的资料显示,合同中除了约定全权承担项目建设所需钢构材料外,该公司还全权承揽对所建项目建设过程中需要的土建、装潢、水暖等一诸相关项目的发包权。

然而,后者在344亿元项目中所占比例、涉及金额等关键数据并未得到公开。据记者调查得知,xx这一隐而未露的信息在344亿元工程款中占据了70%以上的“江山”。换言之,344亿元合同总额中,与xx主业有关的业务不足100亿元。

显然,如此重大的未披露信息与股民认为344亿元绝大部分和xx主业密不可分的信息严重错位。

“xx目前一年产能是30万吨,产值大概30多亿元,而这笔总价344亿元的大单对于xx钢构来说是蛇吞象,即使它昼夜开工也完成不了,这是不可能的产量。”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即使它是真的,其中也有水分,是真中有假,假中有真。”

前述知情人士表示,一些在3月19日之前抢单入场的机构投资者可能很快发现了上市公司存在的这一“纰漏”,迅即退出。

这与上海证券交易所相关公告呈现吻合。该所3月19日公布,长江证券上海东方路证券营业部以7970.63万元的卖出额名列当日卖出席位第一名。以股价计算,2月13日长江证券上海东方路证券营业部约买入240万股,而3月16日卖出约740多万股,多出来的500万股很可能是在2月13日之前就已持有的。

“我们这两天已经派人到xx生产基地展开调查了。”一家未能及时脱身的上海私募机构老总刘先生证实,他们的人员在与xx高层接触后,也求证到了这样的重大未披露事实。

罗高峰对此不愿多谈,“这两天,浙江证监局等部门一直在对我们进行调查,要求递交相关资料,而我们也在准备培训员工做好出国的准备,工程前期工作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记者随后来到位于杭州萧山经济开发区的xx新厂区。厂区保安对记者采取了高度戒备。记者通过致电xx总经理路拥军秘书处获悉,今天包括所有的部门经理都在礼堂开会,无暇接待记者,会议内容则不得而知。

在记者进入厂区后,有员工对记者透露,这个“重要会议”包括了公司所有中高层,主要商量如何应对近期来xx的一些负面消息并配合有关部门的检查工作。“公司说有一笔巨额生意,并告诉我们要组织200名员工开赴安哥拉,并进行培训,但至今没有任何动静。”而记者在xx厂区食堂与一名员工的谈话时,一位员工无意中透露,赴安哥拉的出国手续并未办理。

“每次开会的内容也大多是商量如何应对上级检查,并告诫普通员工不要对外乱说。现在公司是人心惶惶。”一位xx员工对记者坦言。

然而,巨额大单中掺兑70%左右水分的事实,投资者至今仍被蒙在鼓里。

庄股陷阱?

2月12日起,这个莫须有的消息刺激xx钢构股价一路飙升,上涨150%。

其间,媒体质疑引发证监会关注。旋即责成上交所和相关证监局就公司的信息披露,以及是否存在市场操纵、内幕交易的行为进行调查。

3月19日,“因重要事项未公告”,xx再次申请停牌。

记者通过对上述股价异动期间,该股票的换手率以及此前的换手率、筹码集中度和公司股权比例进行综合归纳后发现:

2月12日股价异动之前一个月内,xx持续处于大于5%左右的高换手率状态。而在2月12日至3月19日期间,换手率极低,其中有多个交易日K线图显示呈“空心红”(一开盘就急拉涨停)状态。可以佐证的是,2月13日,长江证券上海东方路证券营业部以1207.31万元的成交额名列当日买入席位第一名,而排名第二至第五的营业部成交额仅在271.6万元和22.1万元之间。

而在2月12日之后的三个交易日中,累计买入xx钢构排名第一的长江证券杭州建国中路证券营业部买入总额为3563万元,第二名的的营业部成交额仅为353万元。3月16日,长江证券上海东方路证券营业部卖出金额约为7971万元,而其买入时仅有1207万元。以股价计算,2月13日长江证券上海东方路证券营业部约买入240万股,而3月16日卖出约740多万股,多出来的500万股在2月13日xx钢构股价飙升之前就已持有。

另外记者了解到,此前,公司高层更是有人因为利益之争离去,这很可能影响到公司信息保密工作。

而一位券商研究员则发现,去年第四季度持有该股的股东总数约为2万人,现今却只有不足1.5万人。这至少说明筹码集中度在持续增大。

综上所述,xx成为庄股的可能性非常大。

这种判断得到了颐和财经首席经济学家张卫星的认同。“按照我们对庄股的传统认识,一个公司只要它是在刻意不披露应公开事宜,就一定有目的和利益所在,反之,什么样的利益能驱动他们这样做?肯定有内部人士在配合持有公司股票的大户甚至庄家。”张卫星认为,从记者掌握的情况看,xx显然在有意而为。而从合同本身看,他们为什么要造成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的迷雾,答案只有一个,有庄家存在。

此外,亦有市场人士判断,假设xx不存在应披露信息,也有可能是中基公司或者知情人士提前已经在该股二级市场上打好了伏笔,引发如此炒作。

截至发稿,xx不愿对以上种种质疑进行公开回应。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添加微信×

扫一扫添加朋友圈